您好,欢迎来到潜力智库!
当前位置: 首页 > 潜力观点   > 广西在中美贸易摩擦中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广西在中美贸易摩擦中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4-12      浏览:593      字体:    

仔细观察广西在过去一年里的外贸进出口情况与外贸结构后,有两个关键的数字值得我们留意:广西外贸进出口3866.3亿元人民币,增长22.6%,增幅较全国高8.4个百分点。其中,出口1855.2亿元,增长22.3%;进口2011.1亿元,增长22.9%;贸易逆差155.9亿元,扩大30.2个百分点。从数据来看广西整体的对外贸易呈现出贸易逆差的状态,并且近年来贸易逆差呈现不断扩大的趋势,也就意味着广西的产品对国内市场的依赖更大,广西应对中美贸易摩擦的反应能力更强。

基于此,智库认为,中美贸易摩擦之后可能会对广西宏观经济以及社会发展形成以下三点主要影响:

1.广西受到贸易战争的影响较小,且为间接影响

广西同美国之间的进出口贸易呈现逐年上升的发展态势,尤其是在过去的两年内,进出口贸易有了大幅度的增长。

2010-2016年广西利用美国外商直接投资金额及占比变化表

总体来说,过去一年内广西对于边境贸易的依赖度降低,一般贸易占比有了明显的提高,2017广西对美国的的进出口总额为285.9亿元,虽然增长迅速但是总体占比较低仅为7%,因此,广西遭受的影响大部分为间接影响。

2.广西的机电产业会受到到一定冲击,其他行业影响微小

2017年广西的高新技术产品出口额为315.3亿元,在中美贸易摩擦中会受到一定影响,增长速度放缓。此外有色金属产业受到震荡影响,呈现出U字形变化规律。

 美国一直是广西的机电产品出口的重要对象国,受贸易摩擦影响,可能会造成广西机电产品出口增长放缓。此外,广西在服装纺织行业方面具有产业链完整、门类齐全的优势,近五年内不会因为贸易摩擦受到太大影响。



3.全国物价变化会传导至广西,而美赴广西旅游人次将有所下降

如果中国与美国的贸易谈判进入僵局,动用了美国大豆这一项利器,大豆价格飙升将传导至下游肉类和食用油价格,在大概六个月的窗口期之后,CPI会有小幅度的上升波动,并且猪肉等食品价格呈现上涨趋势。

广西接待各国入境旅游者的人次中,美国排在第五,并且过去20多年中,美国到广西旅游的人次在稳定增加,在中美贸易摩擦期间,入境旅游人次可能会小幅下降。



“战”为“谈”

无论是中国还是广西,国家之间贸易利益的冲突通过谈判会形成更好的制度均衡,利用好这次贸易摩擦推进生产力发展和市场化改革,能够革除原有的违背市场经济规则的陋规与做法。正视贸易摩擦的影响,广西应充分把握强化价值链内化、建立贸易摩擦预警机制的两个重点,攻克专利保护、去产能、降低市场准入三个难点,将贸易摩擦的挑战转化为广西经济发展的新机遇。

 

1.强化价值链内化

实际上中国低端产业转移到东南亚的过程已经开始了一段时间,但是并没有缩小中国对于美国的贸易顺差,近年来中国向美出口的产品中,低端产品占比逐渐下降,与之相反的是贸易顺差的不断增大,中国的优势在于出口的竞争力,主要原因是高效的区域生产网络在中国已经形成,生产链条的优化让产品可能的成本降到最低限度,这样的情况在广西而言也具有参考意义,在目前技术水平还不能够与发达国家竞争而劳动力成本不断攀升的情况下如何留住制造业,保住就业率,关键还是在于技术的产业化,生产的配套能力要跟上,并且在价值链内部不断强化。比如,如果过去生产一件商品需要十个零部件,在区域分工中,广西能够独立生产的有一个,而优化了生产设备之后,广西能够独立生产五个零部件,这样价值链的内部就得到了强化,生产成本就能够被进一步压缩。

2.建立贸易摩擦预警机制

采用定性、定量相结合的方法建立产业损害预警模型,确定需要重点产品的目录、相应的检测企业,建立健全产品指标检测体系,完整预警信息的收集,广西商务主管部门应该联合WTO事物研究相关机构和企业形成一个协调的分工合作体系,综合考虑出口过因素、进口国因素、综合因素。

正视贸易摩擦的双面性

1.专利保护

在过去的40年改革开放里,中国基本成为了一个市场经济国家,但中国的市场化仍然有着很大的完善空间,由于是在只是产权领域,中国的主要产业已经发展到了在规模和技术水平方面都居世界主导地位的程度,大多依赖于自主研发的知识产权。为了构成战略性技术领先,还是需要强化知识产权的保护。

2.去产能

部分低效率的国企长期以来政府补贴生存,不仅压缩了效率更好的民营企业产能,还长期享受免费土地、低息贷款以及政府的补贴,真正达成去产能,最终目标还是国企推出盈利性领域,去除垄断特权和政府补贴。如此一来,来自美国的要求,正与中国经济的内在需要和中国政府想要进行的改革相一致。

3.市场自由进入

电信和银行本来就是行政性垄断的产业,所以首先的任务是打破行政性垄断,向民营企业开放市场。这也是中国政府近年来的改革目标。中共“十九大”提出要“打破行政性垄断”2018年,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已全面实施。